專訪LVMH Prize入圍設計師 Moto Guo

來自馬來西亞的男裝設計師Moto Guo,於2015年創立了他的同名品牌。起初,他最鍾愛的是音樂,2011年,他勇敢地決定放棄音樂的道路,轉而投向對服裝設計的追尋,同年,他進入到馬來西亞Raffles College of Higher Education學習。 2013年,他的畢業設計系列“Out Like a Light”獲得了當年該大學的最佳設計系列,並贏得了來自國際買手和媒體的廣泛關注。今年,在該品牌的第三季之時,Moto Guo成為了入圍LVMH設計大獎半決賽的第一位馬來西亞設計師。相比把自己曝光在鎂光燈下,Moto更願意用自己的作品說話。

首先,非常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谷得的採訪,真心祝賀您進入了今年LVMH Prize的shortlist。不知道在巴黎比賽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什麼可以跟我們分享的趣事?

謝謝!被您採訪是我的榮幸!

當時太忙亂以至於忽略了很多事,現在有點後悔沒有好好享受當時的時刻,只是一昧地緊張恐慌,哈哈。趣事之一應該是大多評審都非常容易打成一片,他們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可怕,有些人開起玩笑來比我們還瘋狂。再來的話,model casting太令人興奮,他們提供的模特兒素質實在太棒了。然後我們在cocktail party的時候遇到yahoo style market director, 她竟然也是馬來西亞人,實在是讓人開心的巧合。再來我也很幸運遇到Humberto Leon,他幾乎全程用廣東話和我溝通,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哈哈。 (不好意思,這一整段都是散亂的,都是我的片刻記憶。)

當時的比賽場景如何呢,有遇到哪些厲害的人嗎?

比賽就在LVMH的Headquarter底樓的showroom舉行,場景非常振奮人心。 LVMH把所有事情和細節都安拍得很完善,設計師們幾乎沒有什麼後顧之憂,大家只需要操心自己的presentation就好了。

遇到的都是厲害的人。設計師的話,個人非常崇拜Alex Mullins和Mikio Sakabe,欣賞和follow他們的作品很久了,您昔日的同窗Melitta Baumeister也非常厲害,氣勢逼人。評審的話Tim Blanks真的是融化我心,他太可愛太友善了,Julie Gilhart也很厲害,而且非常樂於助人。總而言之大家都很厲害。

您最新一季的設計靈感是在幻想世界裡,假扮成Pencil pusher的服裝設計師。您是怎麼得到這個靈感的呢?您自己有過Pencil pusher的經歷或者故事嗎?

目前做了三季,我發現設計師的生活就像一個無日夜狂加班的打工上班族,也就是Pencil Pusher,因為它意指Cubicle/Office Worker,是一個North American Slogan。 Pencil Pusher(暗喻身為設計師的我)除了設計以外,每天還要面對沉悶的Paperwork,Meetings,然後和客戶,夥伴或同事數不盡溝通商討,內心有時無奈外加翻白眼,為的就是撐著這門生意。在這行業有諸多事情會影響品牌生存,不是只是開開心心做出漂亮的成品就行了。設計師在外人眼中光鮮亮麗過著璀璨人生,到頭來只不過是一個Pencil Pusher。

這就是我的靈感發想。當然我在設計上有很多隱藏信息和細節處理,並不是空說一個故事。例如不對稱襯衫,右肩比左肩長,表現Pencil Pusher面對人時的不安和awkward的體態;上班及地長褲的口袋故意多加的ease,表現Pencil Pusher掩飾緊張而將雙手放口袋不由自主往外撐;領帶上有個cut-out圓洞,我稱之為A Hole Tie,非常直接表示“有一個洞的領帶”,其實暗藏粗俗字眼,因為A-Hole就是AssHole的意思,至於在罵著誰就不多說了;然後也有一些表達直接明了的細節如Pencil Pusher受夠自己沉悶的工作著裝,由於工作和環境已經夠惱人了,於是他在自己mundane的上班外套或其他單品上用很多辦公室隨手可得的物品裝飾,例如Paper Sheets (用Tyvek Paper製成,可拆可洗),Name tags 和Pin tags,手帕,回形針,等等等等。

如果要您來形容自己的設計風格和審美取向,您會怎麼形容呢?

幽默,滑稽,諷刺,怪趣帶一點稚氣,還有一些些復古!我很喜歡在作品裡注入諷刺性的信息,但幽默地表達。我喜歡童趣但不做作的東西,例如Walter Van Beirendonck就是我的最愛。

您作為一個馬來西亞的設計師,您覺得您與其他國家的設計師在設計哲學上有何不同之處嗎?

我覺得設計哲學還好,但是處理設計的手法的確很多時候放不開,不夠大膽。我覺得原因是被文化背景以及學校環境和老師的教育方式所影響,這裡的設計專校教育方式不夠前瞻性,蠻保守的。至於文化背景主要是因為馬來西亞本來就是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我們沒有被一個單一的文化影響得徹底,所以這裡很多年輕設計師的設計哲學和風格會讓人了解不了他/她的背景。

我知道,作為一名年輕的獨立設計師,在負責設計的同時還要兼顧品牌推廣運營,生產等各方面的工作,您是如何平衡這些工作的呢?

一開始的確比現在艱辛的多,因為我從畢業作開始就有接到訂單了,當時solo的狀況真的不堪回首,直到我遇到我現在的business partner,也就是co-founder,經過一段時間的規劃,我們註冊公司了,才正式發行Moto Guo這個小小獨立品牌。之後幾個朋友喜歡我們的branding,斷續地幫我們處理了不少東西。我們會把工作分配好,我和生意夥伴都有各自必須負責的部分,當然時間還是得規劃好,因為清完to-do-list是不可能的事,必須規劃和習慣一個routine和保持一個momentum ,然後一直努力做到天荒地老哈哈!

就如今年LVMH Prize的入圍者一樣,亞洲設計師越來越多的在世界上嶄露頭角,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中國,韓國,日本的年輕設計師在紐約,倫敦,巴黎辦秀或者presentation ,之類時尚媒體也爭相報導。您作為一名馬來西亞的設計師,您對未來的規劃是什麼樣的呢?有繼續像國際化的方向擴張的計劃嗎?

短期內的規劃是擴展與買家之間的connection,希望穩得住腳,穩得住clientele,以進一步穩定生產線。資金永遠是個問題,現在正努力地向一些國家相關機構做presentation和pitching,希望我們的經營模式和方針得到認可,以得到未來幾年的財務資助,以便擴展人脈和人事。當然的,向國際化的方向擴張也在計劃當中,我們已經和一些歐洲的showroom聯繫,希望能加入好的sales showroom,在國外做presentation的話估計還需要一些時間籌備,畢竟還是錢的問題,雖然showroom也不便宜,但是現階段在國外辦showroom應該算是最適合我們往國際發展的途徑之一。

想必您已經開始準備您的下一季系列作品了吧,不知道您是延續了您以往的風格還是會有一些新的突破,如果方便,能大概跟我們透露一下嗎?

當然,我可以透露一點點!我會延續上一季的風格,uniform,怪趣,詼諧,但是會有一種由大人轉小孩的感覺,當然我希望在texture manipulation上可以有新的發現,畢竟shibori pleat用很多次了。 FW16是一種辦公室的感覺,下一季應該會是可愛的野餐,哈哈!

最後,如果您面對剛進入服裝設計專業學習和馬上要從服裝設計專業畢業的學生,您會給他們一些什麼專業的意見呢?

我不確定我的意見是否專業,但絕對是親身經歷有感而發。

給剛進入服裝設計專業學習的學生,路很長目標很振奮人心但很遙遠,必須準備適應接下來的生活,無日無夜的生心理煎熬將會是你要面對的,必須確保你愛這一科系。多做research多做試驗豐富自己是必需的,多聽多觀察多問也是一定要的。必須像Louise Wilson所說的,”Trust your fucking gut”,求學時期就瘋狂發揮自己的實驗精神吧!

給馬上要從服裝設計專業畢業的學生,路還是很長,夢醒時分發現自己即將踏入社會該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才發現目標不如以往清晰,因為經過幾年的求學想法有所改變,這一個行業並不如以往想的夢幻了,此時此刻有必要好好地沉澱自己,計劃下一步。 Self-actualization很重要,你必須足夠了解自己適合做什麼,我坦白說連我自己本身的actualization其實都還很不完全,還在努力和探討。

去一些有經驗的牌子實習吧,可以拓展和了解自己同時也是踏入社會的途徑之一,國內國外的都可以。要馬上做牌子的千千萬萬要想清楚,要知道現在快速時尚崛起是會把年輕獨立設計師秒殺的,而且它也只是其中之一可以把你逼死的小障礙,能絆倒你的事情還很多,而且以上有幾題都提到了,資金,品牌形象經營,行銷,等等等都是你要考量的範圍,因為如果你無法擁有一個team的話,這些事情必須由你一個人親自完成,到時你會希望時間可以暫停抑或你是千手觀音。如果你單純得以為只需畫一些畫交給廠做,好了就棚拍然後就搞定的話,那你就該醒醒了,除非,​​你家有挖不完的金礦。

MOTO GUO FW 16 “THE PENCIL PUSHER” Mood Board

Moto Guo: http://motoguo.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