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服裝/概念/藝術家/ Ting Gong

說來有緣,Ting和谷得君還是老鄉,在紐約初見時我們還用的是方言交流,那種熟悉和親切感是別人沒法代替的。在之後的的接觸和交流中,讓我對她越來越好奇,她不是壹般意義上的服裝設計師,她想事情和做事情的方式有非常明確的個人見解,更像是藝術家,但是裝在服裝設計的軀殼裏。自從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後,其畢業作品所傳達出的鮮明個人風格,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贏得了包括I-D magazine,Vogue Italy等重量級國際媒體的關註和報道。同時她的作品還入選了包括2016 WOW OPEN AIR,阿姆斯特丹時裝周WOW FASHION VOLCANO,荷蘭設計周等展覽和時裝秀。

GUDE:在兩年前的紐約,我們第壹次見面的時候,妳還是Melitta Baumeister(紐約獨立設計師,其品牌曾入圍LVMH大獎)的實習生。兩年後妳自己的系列已經在許多重要的活動中展出,也獲得了很多壹流媒體的報道。先來簡單聊壹下妳的畢業設計系列吧,靈感是什麽?

TING:觸發點是壹個很個人的經歷。是我走過的壹個什麽都沒有的白色過道,我每天都要經過但從來沒有停下過腳步,那天我從很嘈雜的地方再次經過那裏,很自然就停下了,在那個狹小迂回的空間裏呆下來了。我的畢業設計就是關於什麽都沒有,我也利用了這個時刻去為未來幾年,設計的標誌性,開個篇兒。

GUDE:我看到妳的整個系列都是運用的不同透明度的白色面料。妳都用了哪些面料,有什麽特別的理由嗎?

TING:因為這個什麽都沒有的空間對我當時狀態的沖擊力非常大,但是又出現得很輕松,所以我的專註力就在怎麽運用材料和廓形去闡述這個情節。簡單地說它們都是塑料,經過表面加工而加強了對光的反射度。

GUDE:在整體廓形上,我的理解是妳選擇了成衣造型為基礎,在此之上誇張地變化壹些部位,從而達到壹種介於正常與扭曲的中間值。不知道妳在廓形設計上的考量是什麽呢?

TING:目前為止我不用人臺,所有的廓形和解構都是在我自己的身上完成的。在設計過程中我尤其關註布料在身上運動的狀態,盡量去抓身邊的空間,我對空間非常貪婪。

GUDE:妳覺得在紐約為Melitta工作的經歷對妳的設計和審美取向有哪些影響?

TING:設計上,我覺得Mellita 非常自然直接的下刀,自己實踐後覺得對我的設計過程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審美上,誌同道合。

GUDE:我了解到妳之前在國內的專業是國際金融和貿易,是什麽樣的契機讓妳變成了壹個服裝設計師的?

TING:積攢已久的好奇心和自信心吧。

GUDE:從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藝術學院,服裝專業畢業之後,妳對服裝設計又有了哪些新的認識呢?

TING:荷蘭設計註重概念和個人的思考過程,發散思維的同時要保證壹些有趣的素材研究深度。光說對服裝設計這塊的影響就是,我會慢下來去花時間研究跟衣服本來不相關的事情,最後把衣服這個媒介放進去尋找新的呈現方式。

GUDE:在荷蘭學習的這幾年,妳最大的改變是什麽?

TING:變理性了,哈哈哈哈,它幫助了我決定了不做季度服裝設計師。

GUDE:從畢業之後到現在,妳與妳的作品都參與了哪些活動呢?

TING:荷蘭設計周,國立博物館年度展示,阿姆斯特丹時裝周展示衣服裝置,國立音樂廳展示衣服裝置。

GUDE:在這些參與的秀,presentation和展覽中,有哪些是妳記憶猶新的或者對妳來說有著很大影響的時刻。

TING:剛剛畢業的壹年裏這些活動對我來說都很重要, 這些都是去接觸其他專業領域和人的好機會。

GUDE:妳有參與過除服裝設計領域以外的project嗎?都做過些什麽?

TING:今年六月和壹個日本鋼琴家合作參與壹個荷蘭北部島上的音樂節,我為這個為期十天的演出設計了壹個海邊裝置,同時負責音樂家Tomoko的演出服裝。

GUDE:對於之後的發展,有哪些計劃呢,成為獨立設計師?從事藝術偏向的設計?還是申請研究生學位,在學校繼續深造呢?

TING: 我說我是概念服裝藝術家可以嗎?本科四年鍛煉出來的工作方法,我才實踐壹年, 所以我很期待接下兩年繼續做項目和做自己的研究,目前不會考慮申請研究生。

http://www.ting-gong.com/

t.gongting@gmail.com